木纹七星震天第一百五十四章血源之争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09-17

七星震天 第一百五十四章血源之争

苏晨相信以血妖蟒狡猾的性格,是断断不可能逃走的,毕竟一旦离开才是会有着动静产生,在场的这些人实力皆是不俗又怎么可能感觉不出那点细微的波动。

“喂,这时候就要你出马了!”苏晨转过头来对身边的上官怜儿说道。

“你可不能掉链子,不然本小姐吸干你的血。”上官怜儿对此也是一百二十个不乐意,但为了血源也只能听话了,不过临了也是不忘威胁一下苏晨。

上官怜儿玉指轻划皓腕,一道精血便是在苏晨星力的包裹下缓缓地悬浮到空中。

这些小动作旁人自然是无暇顾及,但对于血妖蟒来说,这确是最敏锐的刺激。

苏晨并不急,他不相信血妖蟒能抵御得住血灵之体的诱惑。

苏晨就将这道精血东南9月30日讯(海峡导报王龙祥郭钦转文/图)几天来悬于自己的面前,血液的香味不断的扩散开来,而苏晨凝神感知着每一处的土地的变化。

不过一刻,大地发生了微微的颤动,众人惊异之际,苏晨却是双目陡睁,这血妖蟒终究还是忍不住。

那血池之中泛起道道涟漪,一条血红色巨影冲天而起,直奔苏晨所在的方向而来,众人见状纷纷大喜,万万没想到这血妖蟒竟然自己钻了出来,星力纷纷化线将那巨蟒缠住,三家合力近百名高手参与其中,最次也是星将级别。

在众人的合力牵制下竟然将血妖蟒给困住了,一头无比巨大的血色巨蛇,呈现现在众人面前。它下半身盘著,蛇身浸泡在血池之中,众人竟还不到那巨大蛇躯粗细的三分,而只是血妖蟒挺立在半空的上半身和蛇头,身上尽是被雷霆轰过的焦黑痕迹,而那散发著绿芒的蛇眼,充满了恨意。

若是寻常时候依托着它星尊的实力以及妖兽的体质自然不可能随意将其擒获,不过既然是虚弱期自然是不能放过,但即便是如此也不能小觑。

三名巅峰星王刀芒流转,与血妖蟒硬碰硬,爆发出强横的星力波动。

“这畜生真难缠。”三人不约而同抱怨了一句。

眼下是它虚弱期就如此难缠一旦恢复,那可真就是大麻烦了,那它的实力将会是如何的恐怖……

“速战速决。”三人相视一眼心中就已经有数了。

几人虽然都贪图血源,不过却也是明事理,若有任何一家撤出的话,对付这家伙也必将更为吃力

,几人纷纷使出看家的本领,夹着无可匹敌的星力伴随着大刀狠狠的砍在血妖蟒身上,面对三人的集中攻击就算是血妖蟒这样强横的妖兽也吃不消,七寸之处,鳞片翻飞,血肉模糊。

面对如此重击血妖蟒也是红了眼,拼命扭动着身体,试图挣脱那束缚。

苏晨一直紧盯着战况,还不够,那血妖蟒还不够疯狂,随即那一道精血猛然弹出,化作红光向空中飞出。

那血妖蟒一声疯狂咆哮,随即巨嘴一张,一颗约么有篮球一样大的血红色珠子,便是自口中飞掠而出!

“血源!”三人一声惊呼,一时间竟放松了攻击。

那血妖蟒一声怒吼,竟是挣脱了束缚,近百名的好手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倒射而去。

蛇尾一甩,狠狠撞在三人的身上,不过这三位也是狠辣的人,拼着承受一击,也是用尽全力在七寸之处落下攻击。

两方都重重的摔倒了地上……

远处的苏晨看到这一幕,嘴角也是挂起一抹笑容,随即瞳孔紧了紧,他从那珠子内感觉到了极为强大的精纯力量。

“血源!”

听得上官怜儿的一声惊呼,苏晨身影闪动,奔向空中,眼中闪烁着滚烫之色。

那跌倒在地上的三人目光也是露出贪婪之色,虽然不明白这家伙为什么突然发疯吐出血源,不过现在要紧的是抓住它,随即星力涌动直接化作三只星力巨掌伸向空中一把对着血源抓了过去。

而到了血妖蟒现在的程度自然是有着灵智,只要血源能接触到血灵之体的精血,那么它将会有着远遁之力,眼前的人类根本就留不下它。

血源接触到上官怜儿的鲜血之后,三只星力大手将其紧紧握住,血光闪烁下,三只星力巨手瞬间瓦解。三人面色巨变,显然没想明白这孽畜怎么会突然又有了再战之力。

三位心狠手辣的主,见无法控制住血源,当即催动星力再度凝练出三只巨掌狠狠的轰向血妖蟒的七寸之处,原本就已重创的地方更加血流不止。

本体受了攻击,那空中的血源也是变得不稳定起来,释放着极为强烈的血腥之气。

“抢血源!”

吴家,柳家以及孙家的人马,都是在注视着这一场争斗,见状纷纷化出一道道星力锁链意图将血源收走。

然而,就在那些锁链即将捆住血源的时候,一个身影毫无征兆的出现在天空,将那一道道锁链打落,抓住那血源。

地下的三人自然是对他极为眼熟,耽误了吴孙两家抓那个女孩,参与谋杀了柳家少主的事情的那个小子。

“找死!”

这突然的变故,令所有人都是错愕了一下,紧接着暴怒的骂声随之响起。

三人强撑着身子起来,向苏晨追去,新仇旧恨一起算,没想到还没等找他的麻烦,他还自己过来送死了。

苏晨倚仗飞云式倒是与那三人略微拉开些距离,并且不断地向后扔出星阵,不过也就是这时候,那血源剧烈的颤抖,竟然有着脱手的意向。

苏晨察觉到这一状况,苏晨用带有环珮碎玉的手指虚空一划,竟是切断了血妖蟒对环珮碎玉的操控。

“嘶……”远处的血妖蟒不甘的一吼,双目随即失去神造成江河水位较高。雪上加霜的是采,失去对血源的控制,它的本体也受到布下的创伤。

切断联系,苏晨正欲远遁,那后面的三人却是追了上来。

“小子!你误我大事我还未找你算账,快些将血源还来我且不与你为难。”

“小子,你与那小丫头杀我儿子,必要你血债血偿!”

“小子,你若肯交出来我保你安然离去。”

“你们三个决出胜负,谁赢了我便把血源交给谁。”见被追上苏晨停止力狂奔说道。

说罢,便是掉头就跑。

三人闻言一愣,便立刻认识到上当了。

“烈阳刀!”

“冰玄刀!”

“狂杀刀法!”

三人的攻击转瞬即至。

“虎阳诀,雷圣体!”苏晨印法变幻瞬间催动他最强大的防御手段。

随即印法再度变换“五灵火神阵,火神焚天笼!”


小孩健脾的药都是什么
宝宝腹泻可以吃妈咪爱吗
衡阳去哪里看白癜风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