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纹帝国玩具第一百七十五章风云人物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09-17

帝国玩具 第一百七十五章 风云人物

“哎?”

“哎?”

“哎?”

胡文海章明杰和司机王烨听到外面的喊声,不由愣住了。

这是什么情况?

胡文海经历过的事情多了,重生之前听过的关于国企收购的案例更是数不胜数。

有如何中饱私囊的,有如何打通关节的,有怎么摆平工人的,有开发房地产之后直接把原厂申请破产的,有mbo之前如何做账巨额亏损的……

但是唯独企业职工主动请求资本收购的,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国企工人的身份和傲气,哪怕三十年后也是一样。从来都是国企工人反对收购,反对资本家提出的安置方案,哪有这样主动求个人去救国企的?

“胡总,请救救渤船吧”

“是啊,渤船已经不能再等下去了”

“胡总胡总,渤船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的”

胡文海从车里望出去,外面黑压压的全是人的手掌和渤船那海蓝色的工作服。如果不是外面工人们喊的内容,他差点以为自己穿到了五十年代的日本呢。

这些工人看起来样子有些狼狈不堪,红色的脸庞血管浮现在额头,头发没有被很好的打理,显得油腻而又凌乱。身上的工作服虽然洗的干净,但油污和破损仍然不能被掩盖。

总之,这是一群看起来没有很好休息,而且情绪激动的重体力劳动工人可以约等于失控的人群。

显然,王以纯也没有想到,之前表现的还比较克制的工人,突然却处于了失控边缘。

“同志们,冷静一下,都冷静一下”

“不要太激动,把车子让出来,不要挡路”

在王以纯的指挥下,市府的工作人员上去了几个人,连拉带拽的却也只是杯水车薪。

渤海造船厂上万人的队伍。如今也不过聚集了几百人而已。但就是这么几百人激动起来,那就是一股强大的力量。

王烨看着周围激动的工人,转过头来顿时吓了一跳:“胡总,你不能出去。太危险了”

然而此时胡文海的手都已经搭上了门把手,只见他轻轻一推,车门就被他从里到外推开了。

人群宛若碰上礁石的潮水,向外扩散了一圈。渤船的工人们,自动的为胡文海让出了一片地方。

原本嘈杂的街道上。突然变的落叶可闻。

“啊,坐车坐的身体都乏了,正好可以伸个懒腰。嗯好舒服”

就在几百人的注视下,胡文海双手举过头,结结实实的抻了个懒腰。

“怎么,大家找我有事儿?不过你们这个样子,我真不知道应该和谁说话啊。”胡文海双手一摊,满脸无奈。

不过显然渤船的工人做出这样的举动不会是没有准备,人群中分出一条小路,一个普通的工人从人群中挤了出来。

“胡文海。这位大哥怎么称呼?”

胡文海伸出手去,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个男人。看起来他像是一个常年在户外工作的人,脸色黑红脸庞坚毅方正,浓眉,双目炯炯有神。

要说起来,这人有点像是早年中国那种油画宣传画上典型的工人形象。单凭这个卖相,也确实能博得人的好感和信任。

要是二十多年后有个这种风格的演员,说不定能和刘烨张涵予他们一争长短。

“郑磊,胡总您好,很抱歉。我们渤船的工人给你添了麻烦。”

“没关系,很高兴渤船的工人师傅们看得起我,在需要帮助的时候能想到我。”胡文海和郑磊握了握手,这人的手掌很宽厚。不过是微微用力,就有种手被挤压的感觉。

“不过这里毕竟是马路上,有什么话进去说,咱们先不要给其他的行人添麻烦了吧?”

“好。”

每个厂都有风云人物,这个人物会吸引很多人的目光,但他却未必是一厂之长。

就好像夏洛特烦恼里的夏洛。或者是中国合伙人里的孟晓骏。在某部电影里,他们总是人们目光的焦点,当之无愧的主角。

而郑磊,就是渤海造船厂这部电影的“主角”。

郑磊很有本事,他爹是个曾经在大港给日本人修船所干活的工人,解放后第一批抵达绣西建起了这座名为渤海造船厂的工厂。

郑磊打小就是在船台上长大的,高中毕业之后考上了大港的海运学院。到了大学毕业分配的时候,他硬是拒绝了想把他要去的省交通厅,反而是一转身回了这除了船台什么也没有的绣西。

就为了他这个选择,他老子郑毅,不知道气了多少次。

带着“大学生”的光环,郑磊却因为几次和原来的厂长争论而被一路“贬”到了一线工人的队伍里。

可这几次争论最后却被事实证明,真理就站在郑磊这一边。

如今原来的厂长被判了刑,工人们群龙无首,于是就有人提议把郑磊推了出来。他倒也没有推辞,就这么走上了前台。

“渤船有什么困难,你可以说给我听。”

胡文海并没有等自己走进市府大院之后,而是在路上就迫不及待的发问了。

按照他的记忆,渤船发生这次爆炸之后,很久都没有缓过气来。这还是靠着交通部手下几大航运公司轮番输血,最后打个是九十年代才有了起色。

然而他重生之前毕竟和渤船隔着很远,对这个事情的内情并不清楚,否则也不会有什么沼气爆炸的乌龙谣言记忆了。

“渤船……”郑磊咬咬牙,叹气道:“实不相瞒,留给渤船的时间不多了”

“究竟怎么回事儿?”

“渤船的船坞里有一艘三万吨的散货船,如果不能按时完成,船厂将面临巨额赔偿金。”

胡文海向着市长王以纯点了点头,后者这才惊魂甫定,连连挥手让人把胡文海保卫起来。

趁着市府工作人员将他和人群隔开的空档,胡文海向王磊问道:“这艘船是给谁生产的?国内?国外?”

郑磊深吸一口气,半晌在嘴里憋出了一个名字:“何鸿燊。”

胡文海有些惊讶,失笑道:“葡京赌王啊”

胡文海的脸上虽然带笑,但心里却暗自摇了摇头。如果是国内的单子,那国家可以协调一下,把赔偿金给抹了。但何鸿燊的身份太过复杂,葡京赌王在亚洲船务上同样影响很大。不论是政治影响还是商业影长久下去总要使人怀疑到她的审美情趣是否出了点问题。毕竟作为年轻人响,国家恐怕不会允许渤船赖账。

唯一可能考虑的是渤船毕竟是保密单位,这个单子肯定不是它为主体签的,多半还是国家照顾过来的政策单。

只要按时完成,赌王支付的外汇会给渤船的某个项目以很大的帮助。

但问题就出在这里,如果这个单子没有完成,赔也一样要赔的是美元。

怪不得,胡文海恍然大悟。

一次油气爆炸而已,虽然损失严重了点,但以渤船的资产水平,也不会好几年都翻不得身。说句不算夸张的,胡文海看似有钱,但他现在手里的钱还真未必能有一个渤船值钱。

这么大的渤船,工人上万资产上十亿,怎么会栽一个这么狠的跟头呢?原因很简单,肯定就是这条船历史上没能按时交工,最后不得不拿出巨额赔偿。

“那你们找我,是为了什么?”

胡文海算了算自己手里的美元,一艘三万吨散货轮造价少说一千八百万美元。违约就算没有违约赔偿,只是返还80的预付款这基本是最不可能发生的情况,那也要一千四百四十万美元的现款支付。

看渤船的样子,这笔钱显然是拿不出来的。

何况这笔钱大约很大一部分已经成了原材料或者半成品,不是躺在仓库就是躺在船台上,钱是无论如何变不出来。

船厂违约破产,就胡文海知道的这种事情也绝对不少了。

造船这种重工业行业里资金技术人力密集,回本超级慢而且基础投资永无止境,不是国家支持的财团还真玩不转。

“我听说,胡总有种可以缩短造船周期的技术,希望胡总能够帮我们渤船度过难关或者,胡总如果能帮渤船垫付赔款,渤船也可以分期偿还……”

“哦,你知道?”胡文海有些惊讶,巨型总段造船法在国内可是绝密,别看知道的人不少,科委系统和海军交通部等都有人要掺一脚。可能够知道详情的人级别都很高,等闲想要泄密都不容易。

“能猜出一点吧,从海军那里听到点风声。再参考你们在渤船里都考察了什么,我大概能猜到是哪个方向的技术。”

“不错啊,这都能猜的出来。”胡文海暗自将这个消息记了下来,面上不露声色:“我手里是有一种技术能够缩短造船周期,不过它还只是一种设想,需要开发新技术和添加新设备,这些可都不HTC的型号众多、名称复杂、旗舰机更换频繁是一朝一夕能够做好的。”

“难道真的不行?”郑磊有些不甘心的问道。

胡文海想了想,摇头道:“也不是不行,不过,半成品方案的风险很大压力也很大,刚刚出过严重事故的渤船能胜任吗?”

郑磊双目放光,毫不犹豫的点头道:“能”未完待续。

...


小孩拉肚子能吃水果吗
治疗老年性阴道炎症
鼠年宝宝起名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