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原创夜走珠江边节能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10-19

「作家原创」夜走珠江边

小学同学姚翠英宴请从长沙来广州旅游的陈凤莲乡友的晚餐结束后,大家走出滨江西路的广州酒家,到珠江边散步。姚翠英的女儿、女婿驾车离开了,那蛮大了的外孙女一定要外婆抱着一起走,参加散步者还有他的侄儿姚竞争夫妇、陈凤莲及她的同学余海军、周学兵,邻居肖再华夫妇。本来,陈凤莲的堂弟、在广州建筑工地做施工监理的陈爱民也受邀,但他出差而未能参加。我比陈凤莲高一届,但因居长沙时住得不远,交往多而存友情,故也应邀出席。现在,给大家导游倒也是个机会。

我讲了珠江这名的来历:从云南发源后一直流到广东都叫西江。为啥进入广州这一段就改叫珠江了呢?是因为很早以前,有个波斯(今伊朗)商人,将南越王宫里流落出来的珍珠王收购到手,爱不释手。上了回国的海船后,又忍不住拿出来捧着欣赏个不停,这时,只见一道白光从他手上飞起,落入了江中。原来,此珍珠王爱国而不愿意离开,用这种方式留在了中国境内。从此,西江广州段便有了珠江之美名。我见过谭姓翻译给美国朋友导游时,将此江说成Zhu jiang river”其实,应该译成pearl river”才对。

珠江之名的来历,还有一说:西江末段有洲名海珠故称珠江。就算这样,珠江也不能译Zhu jiang river因为犯了语法错误,译Zhu river就行了。

已经是,珠江两岸灯火通明,江水在七彩灯照耀下流光溢彩,打扮得妩媚非凡的游船载着观光客在穿梭往来,景致美丽非凡,让休闲的人们享受着视觉的盛宴。大家合影过后,因姚竞争夫妇住在增城那边,车程得一个多小时,又走出了20多米,他们夫妇打过招呼后,便折回酒家开车回家了—他们夫妇由于事业,也不是能够天天相聚:姚竞争在广州开物业公司着几个小区,而妻子小杨在南宁开着商店做生意。剩下的人,看着前面的人民桥灯光艳丽,从绿而黄而蓝,而又渐变为粉红,最终又慢慢变为大红,便都不约而同地举起了或拍或摄,留下这倩影。复行百米后,到了姚翠英家的街道口子,她便和住她家、明天将去深圳和香港的陈凤莲一起告别了。肖再华夫妇也乘出租车去地铁站。他住得也很远,在白云区江高镇开和上户的店子,据说生意好,只是每晚要守到关门,从没有双休日。能够赶来参加聚会,也是很重感情。他销,而姚翠英做批发生意,也许还有生意上的吧。

剩下余海军、周学兵和我。余海军提出就在滨江路上散步走回去,这正合我意。2014年国庆期间大学同学游重庆北碚金刀峡,我走了大约17里远没有问题,还名列前茅呢。刚才从客村坐出租车到酒家有些堵车,花30元车费,估算今晚的路才12里,一路可享受美景、微风,让思想天马行空,十分过瘾,应该不会感觉累的。四年前我和余海军两人从客村走到了中山大学,算是享受过一回,又好久没有这样走过了啊。

到海珠桥前不远,周学兵说是海印桥,余海军否定,说海印桥上他记得有两条向上的大鱼!我开始一楞:鱼?随即便反应过来了:那叫斜拉索。又走了几十米远,周学兵才更正自己说错了,应该是海珠桥。其实,广州酒家向东走,依次是人民桥、解放大桥、海珠桥、江湾大桥和海印大桥这样的顺序,但我顺序也记不太清楚。这样的小问题讨论讨论,也适用孔子三人行,必有我师。的原则,减少路途的寂寞。但余海军突然提醒他:了,你住赤岗,还不搭车早点回去?

周学兵于是就走了。

每一座桥前面30米外,都是极好的拍摄角度,我们在海珠桥前拍了几张,复又散步。我问:老兵没住你旁边了?他们做邻居,余海军拉到工程,有时会分点活给。

余海军告诉我,老兵与全秋梅分居了。20几岁的儿子周波由母亲袒护着,天天在家玩不去上班,已经很多年了!最近是将父亲的身份证、银行卡拿去买了一个六七千元的苹果7玩,办的分期付款,周学兵作为父亲,看帐单愤怒了,却拿这个儿子一点办法也没有,忍无可忍,就搬到赤岗去住了。

周波这孩子,是母亲溺爱而造成的好逸恶劳,4年前我曾做过他的思想工作:是男人,还得成家立业啊!你这样下去,老婆怎么娶得回来?年纪轻轻的息住了不搞事,今后就一辈子不想劳动了,命运会很惨的。听我的振作起来,趁年轻赶快出去打工赚钱,把握好人生的命运。”他还算给面子,去宾馆应聘上了两天班,但还是嫌累,又回家玩了。后来,周学兵工地忙不过来,以一天200元让他跟着去学着做事,他也嫌累只干了一天就不去了,再度闲赋在家。去年,我还不死心,试图当众劝醒他:周波这样下去真的不行呢!今后父母老了做不动了,你怎么生活啊?难道想学李荣华做大叫化子不成?”未料全秋梅对我吼了一句:这世上有几个李荣华呀?啊?”帮助她教子,竟然当众挨这样的批评,我发现自己太幼稚,想起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句名言,于是闭了嘴,再不多说讨人嫌了。

余海军称赞周学兵终于做对了一件事,这样的日子早就该分开过了。他原来是每月将钱都交老婆,但妻儿却都一点都不听他的,弄得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难怪呢,今晚席间,陈凤莲打问今天全秋梅为啥没来吃饭?责怪她不给面子,她吱吱唔唔的,原来家庭有这样的变故。余海军补充说明了一点原因:没有老公交钱,她要交房租与养崽,现在只得打两份工,白天黑夜地做…。

走过了江湾大桥后,余海军感叹:珠江夜景不如长沙湘江风光带夜景美!算是转换了话题。我否定了这种结论。我1983年大学毕业来广州军区后勤部报到后,带着景仰,和校友们一起专门看了对岸的南方大厦,不到10层的它当时是广州最高楼!现在,经过33年的建设,包括珠江两岸在内的广州高楼层出不穷,鳞次栉比,南方大厦已经矮矬矬的不值一提了。长沙湘江两岸,哪有这么多高楼?广州电视塔(小蛮腰)和珠江新城的建筑群,以及星海音乐厅和海心沙岛上的亚运会设施,更是长沙望尘莫及的。珠江夜游规模宏大,有60几条船,长沙似乎还没有开通夜游吧?2004年我参加接待来广州的美国商务考察团,那些人称赞广州夜游可以和欧洲的塞纳河夜游相媲美呢!要说差距确实也有,在于水质,湘江好而珠江差,不过珠江水质恢复了很多,记得1993年调入广州后,7月1日参加单位党员珠江夜游,那感觉差极了:江面漂流着油花、水葫莲和一尺高左右的褐色泡沫群,有一股腥臭味直钻鼻孔, 让人产生要呕的感觉。当然,那时也只是两岸建筑物及路灯等自然的灯光,不像现在两岸楼房及桥和游船都专门打出了七彩光饰,为广州贡献着彩虹般的美丽。此刻,我见证了珠江夜游的进步。

走过海印桥后,大元帅府便进入眼帘,虽然没有月光,但借助着附近各楼宇及路灯的照明,还是能够区分那幢黄色的著名建筑物。余海军高中只读了一期,不了解近代史,问:这是纪念哪个的?

珠江的滔声,至今都还歌颂着那个伟大的灵魂。我告诉他说,这是纪念先生的。他作为一个医生,创立,将广州作为资产阶级民主的大本营,为封建的清王朝不畏艰险、呕心沥血地操劳,经历千辛万苦才终于才建立起,可惜的是,以他为首所创建的政权自1911年后打了几十年仗,并没有得到一个和平建设时期,就灭亡了,而他本人,1925年就病逝于北京了,终年59岁。

眼下,离先生辞世已经近百年了,我们享受着和平的生活。不过,城市居民如何过夜生活,不同层次的人的态度是大相径庭的。除去那种因生活所迫而加班的人,很多人晚上是有闲的,却辜负这良辰美景,窝在家里看那些永远也看不完的电视剧,或陷入赌局以及其他什么局不能自拔,忽视这近在身边的享受。来了的这些呢?玩的也是五花八门,差别很大,但多数可算悟者吧:有恋人相拥在江边诉说着爱恋,是最会挑地方的,因为追求的色是更加丰富多彩了;有站中老年男子在围栏外冒险舀鱼,图的是鱼和龟鳖等美食享受;最多的是跑步或玩但相比之下滑板的运动者,追求的是健康;那些玩街舞和广场舞的但对他们来说,则是娱乐与锻炼的目的兼有;中山大学北门站着10多个外国朋友,不知是旅游者,还是大学里的专家教授…摩肩接踵的人群,构成了一幅珠江南岸的众生相。我俩夹在里面检阅着,2个小时才走到客村。

余海军说:洗个澡,可以睡一个好觉了!是的,走得累了睡得会很香。今晚的粤菜我并不太喜欢,烧鹅咸了,带血的白切鸡本来就不爱吃,便没有伸筷子,尽管主人这顿宴请花了不少钱。对比起来,这两小时散步的精神享受,才是今晚生活的亮点呢,我会在慢慢的回味中沉沉睡去。

2016年9月4日于广州。

灰指甲能治愈吗
治疗两肋胀痛的药物是什么
兰州白斑医院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