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障人口质量VS婚姻自由营养

来源:    作者:笔名    2021-01-10

核心提示:是从人口质量和国家利益出发的“强制婚检”派,更有天然的正当性,还是从公民权利出发的“自愿婚检”最近几个月派,更符合历史发展的潮流?

200 年,新的《婚姻登记条例》实施,全国统一取消强制婚检,改为自愿婚检。10年之后,深圳市政协委员建议,恢复强制婚检,理由是强制婚检导致婚检率严重下降,缺陷孩子大量出生,给社会、家庭、国家带来了沉重负担。

深圳市妇联日前对该提案回复称,采取有效措施遏制出生缺陷上升、提高人口素质势在必行,但要在全市实行强制性免费婚检,需出台相关法规, 建议由市人大法工委牵头,组织相关部门就深圳实行强制性免费婚检的可行性进行专题调研 。

是从人口质量和国家利益出发的 强制婚检 派,更有天然的正当性,还是从公民权利出发的 自愿婚检 派,更符合历史发展的潮流?挺 检 派和反 检 派展开了激辩。

挺 检 派:婚检率下降影响人口质量

深圳两会期间,深圳市政协委员徐龙、谢频、蒋明提交了一份名为《关于提高深圳市婚检率的提案》(以下简称 提案 )。提案称,200 年,新的《婚姻登记条例》颁布,取消强制性婚检,此举在当时被认为是 人性化 举措,是 尊重人权 保护隐私 的体现。

但取消强制婚检严重影响了婚检率。数据显示,取消强制婚检后,全国婚检率由80%降至2.67%,一些地方直接归 零 。带来的后果是,我国出生缺陷率明显上升。数据显示,200 年,我国出生缺陷率为129.8人/万,到2011年则上升为15 .2 人/万。

这一数据在深圳亦不例外。当地媒体报道显示,2011年,深圳出生缺陷发生率为16.07 ,较2000年上升了64. %,近5年来一直维持在16 左右的稳定水平。

深圳市政协委员们认为,缺陷孩子的大量出生,与婚检率下降有非常直接的关系,给家庭、社会带来了沉重的负担,国家不得不花费大量的金钱和精力去治疗这些缺陷孩子,甚至要供养他们终身。

仅仅为了 尊重人权 保护隐私 ,值得吗?大量缺陷儿童的出生将严重影响我国人口质量,严重影响我国现代化建设的速度。 在向市政协提交的提案中,几位委员提出了这样的疑问。

深圳市政协委员们认为,为了降低出生缺陷的发生风险,预防出生缺陷的关键时机始于孕前。 婚前检查是减少出生人口缺陷、提高出生人口素质的首要防线,也是阻断遗传性疾病,预防传染性疾病,特别是性病、艾滋全部都需要更换病传播,维系婚姻家庭幸福的重要保障。

从法理角度说,对母婴保护和保障出生人口素质的价值理念是高于婚姻自由的价值理念的。 提案称,《婚姻法》规定,患有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的,禁止结婚;婚前患有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婚后尚未治愈的,婚姻无效。 这些隐含了对强制婚检的要求。否则,这一规定就会成为一纸空文。

但深圳市政协委员们认为,在目前情况下,只要不强制,无论如何加强宣传或是免费婚检,婚检率在相当一个时期内无法提高到原来的水平。提案建议,通过立法解决现行法律的冲突,规定婚检为公民义务, 要实行免费婚检,也要实行强制婚检 。

深圳市政协委员们还建议,婚姻登记处可主动与婚检机构联合,通过计生与民政婚姻登记机关合作,简化服务流程,实现婚姻登记与婚检一站式服务, 政府要加大宣传力度,形成人人婚检的良好氛围 。

反 检 派:促进优生非婚检一途

对于深圳市政协委员们的建议,不少人持反对态度。深圳市民李 认为,婚检的流程有点麻烦,她结婚时就没有做婚检。刘 认为,促进优生并非只有婚前体检这一个办法,在决定要小孩之前,可以主动去做孕前检查, 现在实行计划生育,大家都很重视生育问题,身边大楼年销售额有7200多万元很多朋友都做孕前检查了 。

北京瑞风律师事务所律师黄溢智认为,对母婴保护并不一定必须通过婚检进行,产检、孕期检查等途径都可以实现对母婴的保护。她认为,即使需要进皇马在主场4比1击溃巴萨行婚前体检,也应该通过宣传、倡导等方式影响公众, 让他们自愿去做检查 。

在黄溢智看来,婚检率下降和出生儿缺陷发生率上升之间的因果关系不能完全成立, 和环境、食物污染、现代人体质下降等因素都有关系 。

中山大学中文系副教授、性别教育论坛负责人柯倩婷表示,提高出生人口素质当然非常重要,但强制婚检这样简单的、一刀切的做法, 其实很难起到作用 。

关键是要做好科普,多管齐下,采用人性化的手段让公众了解这个问题的重要性,提高公众的主动参与度。 柯倩婷说。

从法理上来说,保障出生人口素质的价值观念高于婚姻自由的观念,也是说不通的。 黄溢智说,之所以反对强制婚检,是因为我国法律明确规定了对公民身体隐私的保护, 个人身体隐私是非常重要的,不能基于人口素质的目的,而由国家行政机关去检查个人身体。这是对公民隐私的侵犯 。

为什么全国统一取消了强制婚检?就是因为在运行过程中出现了很多问题。 黄溢智说。

柯倩婷则认为,保障出生人口素质和婚姻自由之间不是简单的非此即彼关系。她认为,很多时候,牺牲婚姻自由不一定就能保障出生人口素质, 之前实行强制婚检时,也有很多疾病没有查出来。因为是被动去接受体检,后遗症会很大。很多人认识不到问题的重要性,还是会存在很多潜在风险 。

黄溢智还表示,《婚姻法》中 婚前患有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婚后尚未治愈的,婚姻无效 这一条款实际上是对婚姻双方当事人的保护, 如果一方发现有问题,可以行使自己的权利,但这并不代表他(她)就一定会行使 。

黄溢智认为,随着社会的发展,婚姻的功能也在变化,除了生育功能外,还包括财产共有、扶养等功能, 不能直接将婚姻与生育等同起来。如果有些人不适合生育,也不打算生育,就因此而剥夺他们结婚的权利吗 ?

长春好医院妇科
家电维修
景德镇牛皮癣治疗方法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