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相士第1485章夺舍四节能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10-19

天才相士 第1485章 夺舍〔四〕

无尽的尸阴之气陡然漫开,一丝一缕从林白的各处穴窍弥散而出,充斥天地之间,似乎要将林白的神魂彻底吞没,要将他的心神都彻底抹杀,将他从这世间除名!

这是无与伦比的夺舍之力,也是尸猫神魂最全力的一击,结合了它身躯内拥有的全部尸阴之气,也包含着这些年尸猫对阴之一道的领悟,甚至还隐隐包含了大道的轨迹。

陡然之间,顺着林白的身躯,一道尸阴之气陡然重启,一股毁灭天地的气机,陡然间便将整座墓园都笼罩在内!那无尽的尸阴之气就像是一只大手一般,将林白的身躯死死的压制,让他无法挪动分毫,也叫他完全失去与之抵抗的能力。

但此时若是尸猫的神魂没有进入林白身躯的话,定然会发现,此时此刻,在林白眼眸的深处,正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一丝淡淡的嘲讽笑意,似乎是在嘲笑什么人的不自量力。

美味当前,而且神魂看上去又是那样的虚弱,尸猫的神魂如何还能忍耐,裹挟着无匹的威压,犹如离弦的利箭般,直冲林白的神魂便碾压而去!方寸之间,却是有气象万千,那无尽的尸阴之气就如一张罗,将林白那一丝残魂的上下左右尽数包裹,不留半点儿生机。

为了从尸阴之气的反噬中解脱,尸猫已经在心中算了无数种方法,尤其是在他发现了林白可说是最好的夺舍对象后,更是在密谋布置之余,在脑海中演练过无数次夺舍的。在它想来,这便是所谓的‘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或有一得’。

可是让尸猫没想到的是,眼下的情况似乎和自己之前推算的完全不一样,倒不是说这神魂的反抗有多强烈,而是林白这残缺的神魂,竟然连半点儿反抗都没有产生,就像是已经笃定了主意要开门揖客般,竟然任由尸阴之气向着神魂内入侵而去。

这诡异的发现,甚至叫尸猫开始怀疑,这一切会不会是林白故意布置下的烟幕弹,他真正的神识,实际上是藏在了另外的地方,故意放出这个烟幕弹来迷惑自己。

但一番小心翼翼的探寻后,尸猫却是愕然发现,这完全没有任何反抗之力的残缺神魂,竟然还真就是林白的神魂,而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很可能是因为神魂残缺的缘故。

再犹豫之后,尸猫实在是无法按捺住心头那种迫切占据林白这尊身躯的渴望,小心翼翼的向着林白那残缺的神魂靠近了一分,然后张开血盆大口,向着林白的神魂噬咬而从二十多岁起头去。

夺舍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更准确的说,它可以说是将自然界‘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一法则发挥到了淋漓尽致的地步。想要夺舍他人的身躯,就只能让自己的神魂去吞噬掉宿体的神魂;而想要摆脱夺舍,就只能让自己的神魂,去吞噬寄主的神魂!

而在眼下的情况里,林白的神魂就是宿主,而尸猫的神魂,便是寄主!可让尸猫感到不解的是,按照寻常夺舍的情况,一旦神魂遭受到创伤,被夺舍之人的神魂就会彻底爆发,凭借主场优势,进行拼了命的反抗,这也是夺舍之所以艰难的最重要的原因。

可眼下情况,却是和那些记完全不同。林白这残缺的神魂,不但看上去没有任何反抗之力,而且即便是遭受尸猫神魂的噬咬,竟然也没有任何反抗之力。

这一幕,就好像林白的神魂虽然看上去不凡,拥有的秘法无比神异,但实际上却只是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而且神魂更是如一只柔弱的猫咪般,只能任人揉搓。

这个发现,让尸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它完全无法相信这一幕,也完全想不到事情会这样的顺利,甚至于顺利的叫它觉得有些不妙,好像自己是掉进了陷阱里面一样。

可是让尸猫更加不解的是,在吞噬了一口林白的神魂之后,它只觉得自己的身躯就像是泡进了暖融融的温泉里面一样,温暖到了致,而且神魂更是比之前膨胀了几分。

神魂也如同自然界的动物一般,越是强大,形体就会越大,神魂躯体的增长,简直叫尸猫喜不自胜,它不敢想象,按照这样膨胀的速,假若自己把林白这残缺的神魂全部吞噬掉的话,自己的神魂又究竟会膨胀到一个怎样夸张的地步!

“不要……不要……不要再吞噬了,我放弃之前的选择,我选择保住我自己的性命。”就在此时,顺着林白那残缺的神魂,突然传来了一道微弱无比的神念,那神念中满是祈求之意,而且声线还有些颤栗,似乎是在承受着无边的痛苦一般。

求饶了?!听到林白神魂传来的神念,尸猫顿时狂喜莫名。需知道神魂被吞噬,可说是世上最为严苛的惩罚,神魂的伤害,要比**上的伤痛强烈千倍。而且和**上的疼痛可以叫人晕倒不同,神魂受到创伤带来的疼痛,只能去忍受,根本无法晕倒。

如果刚才那一口下去,林白的神魂没有半点儿反应的话,那尸猫就真的要怀疑眼下的这一切,就是林白精心布置出来的。但此时感触到那种发自肺腑的哀求神念,他心中仅剩下的那点儿疑虑,已尽数消逝,而且脸上更是露出了一抹阴毒的神情。

与此同时,吞噬林白神魂所带来的那种暖融融的感觉,就像是吸食了鸦片之人染上的毒瘾般,开始不断的在尸猫心中回荡,而在这种莫名的渴望盘桓下,它觉得自己神魂的每一处都在不断的颤栗,都在渴求着下一口的咬出,想要谋求更多的滋润,谋求更多的滋养。

也许这一切真的就是上天给与自己的恩赐,也许真的就是自己的机缘!而林白的神魂之所以没有反抗之力,就是因为他的神魂是残缺不全的,所以失去了抵抗的本能

“求求你,不要再吞噬了,我放弃我的选择!还要在第一线”就在此时,林白又突然传递来一丝神念,言语之中的哀求之情愈发深重,而且声线也变得愈发颤栗,似乎在神魂被吞噬的这种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疼痛下,他再无力去坚持心中的那些所谓的真善。

“现在放弃,你不觉得晚了吗?”尸猫冷笑出声,血盆大口陡然张开,向着林白那残缺的神魂就是又重重一口咬下,然后神情狰狞无比道:“放弃吧,你终将被我吞噬!”

越是噬咬,神魂中那种渴望之感就愈发强烈,甚至都让尸猫的脸上露出癫狂的神色。每一口下去,都会有一道林白痛楚的神念传来,在它的面上就会露出一抹快意的神情。

而且与此同时,林白的神魂似乎终于鼓足了勇气,想要进行抵抗,但他那残缺的神魂却是没有任何力量,所谓的抵抗,倒不如说成是垂死的挣扎,根本对尸猫起不到任何伤害。

“就凭你这残缺的神魂,也想要和我抗争,真是不自量力。你挣扎吧,越是挣扎,你的神魂就越是美味!”每一口林白的神魂下肚,尸猫都觉得有一股奇异的力量,灌注进自己的神魂之内,所有的疲倦都一扫而空,精神头更是振奋了倍!

神魂不断被吞噬,林白传递而来的神念越来越虚弱,最后几乎声不可闻。而尸猫则是觉得自己全身上下充满了力气,精神更是旺健到了致,甚至到最后更是忍不住打了个饱嗝。

造化,这绝对他娘的是一场上天赐下的天大的造化!志得意满的打了个饱嗝之后,尸猫有些惬意的抬起前爪抹了抹嘴,神情舒爽到了致。它从没有想到过,夺舍竟然也能够变成这样一件简单的事情,而且其中的过程还能够带给自己这么多的享受!

也许这小就是上天刻意给自己培养出来的肥羊,若不然的话,他怎么会空有这一身的血气,还有那种玄奥的秘法,神魂却连一点儿反抗的能力都没有,只能任由自己宰割。

“小,你还能喘气么,我要送你去地下……”心满意足的抬起头,想要对着林白的神魂假惺惺感慨几句,然后再进行致命一扑,但它的头刚一抬起来,神情却是刹那间就僵硬了下来,愣怔怔的望着林白的神魂,颤声道:“怎么会,这怎么可能……”

只见顺着它的目光所及之处,林白的神魂竟然没有半点儿损耗,竟然还是如先前一般大小!尸猫可以无比确定自己刚才的确是咬到了这神魂上面,而且从开始吞噬到现在,更是过去了足足有数十分钟的时间,换做常人,神魂早已灰飞烟灭,可林白的神魂怎么毫无损伤?

“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事出反常必有妖,在这惊诧的发现下,尸猫只觉得冥冥中似乎有一个天大的阴谋在靠近自己,而且一股玄奥莫名的诡异气息,更是将自己牢牢锁定,这让它愈发惊慌,颤声威吓道:“你怎么胆敢如此,难道就不怕我毁掉那小丫头的性命么?”

但回应它的却只有一片静默,而后那些看上去残缺无比的神魂,陡然之间开始有星星点点的亮光升腾而起,无数光点明灭不定,看上去就像是夜空中的群星般闪耀。

“现在还想威胁我,你不觉得已经晚了吗?”在亮光闪起的同时,林白那略带促狭的笑声也开始在身躯内回响,道:“刚才你吞噬的那么过瘾,现在该换我来享受个中滋味了吧!”

血糖高
呼伦贝尔治疗白癜风专科医院
先声药业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