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有鬼吗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08-04

这世间到底有没有灵魂?有没有鬼?

春节里的一天和小时候的朋友相约在茶馆里相聚,我们几个都是长大后离开故乡在外地工作。这次一起回乡探亲过年,在茶馆相聚甚欢。大家谈天说地,回忆过往。说到我们自己都没有尽到一个做子女的应尽的义务和孝道时,其中一要好的朋友告诉我们她家发生的真实的事例:

母亲去世三年多了。记得每次快到要祭拜她的时节,如清明节、中元节等,我就会在梦里见到她,梦里会回到她在世的日子里。她还有所暗示!这就是常人说的托梦吧。但当时我还觉得奇怪,心想要梦到她时怎么也梦不到,这会儿却怎么就梦到了。

可是过不了多久,上下班路上就见路过的小商店门口都摆出了冥币什么的祭拜品。也就是说快要到祭拜她们的节日了。我这是才恍然大悟!原来母亲是在天上飞到了我这儿,托梦来了。

但在平时,比如天很热或很冷时,我就会想,也不知妈妈在那边可好?希望她老人家可以托梦给我。可就是梦不到她!无论我怎么想,就是从来也没有梦到她。是不是很奇怪?

每年回去探亲,调整好自己,第二天就去给母亲买冥币,四季穿的衣服什么的,准备烧给已去世的母亲。在母亲坟前点上蜡烛,上香,当香散出的烟雾缭绕着飘飘然上天时,据老人说,在天堂的人就知道是自己家的人来给自己送礼物了。她就会在蓝天白云间浮游着接礼物,并附身看看自己的家人,再让天堂上的玉皇大帝为他们赐福!我们姊妹这时就开始烧送给母亲的哪些钱、四季衣物等等。烧好,就叩拜母亲,再嘴里絮叨着告知母亲家里不能亲自前来的人,

代替他们叩拜三次,并祈求母亲保佑家人身体健康,万事如意等。

而每次烧时,我就叫我大妹把小妹家的已从幼儿园回来的小孩带上一起去祭拜,可大妹说小妹家的婆婆不让。她告诉我说,我妈去世那年,因我们六姊妹中四个都在外地不同的地方工作。从母亲发病我们就都回来了,到去世大约二十几天,母亲火化归天后的第二天,我们就各自赶回单位上班。只留下小弟继续守孝。的确是没有假期,单位抓得紧。

就那晚,我小妹儿子放在客厅的小小带音乐的电动车,在晚上大家睡觉了以后,音乐就自己响了起来。夜深人静时很吵,我爸爸就起来关掉,等他们睡下了就又响了,我爸爸再起来关,可是怎么也关不掉。我爸爸就把小电动车的电线全部拉掉,可是音乐还是响个不停,我爸就把它提到外面院子里去,就这样响了一晚上。天亮就自己不响了。

第三天晚上又响个不停,直到天亮才自己停止。我小妹的婆婆就说我妈最喜欢这小家伙,可能是在逗他玩呢!听到这儿,我小妹和家人吓得就要把那小电动车扔了,小区看大门的门卫大叔说,他家不怕这些,当时就送给了他家。他家还接好了连接音乐铃的电线,晚上好好的,从来都没有哪样乱响过音乐。

后来我们分析可能是葬礼后可能有小偷趁乱留在了家里,没有及时跑掉,家里的门又被保险了,他开不了门,自然就出不去。所以就故意把小电动车的音乐打开,弄出响动来,好让我们开门,他才可以有机会出去。

后面他出去后,临走时又不忘捣蛋,来个恶作剧。这样,音乐就响了一晚上!再说,我们家人忙丧事都很沉重很累,加上悲伤很快就睡着了,谁还有功夫再烦它呀?这小偷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第二天还不忘继续恶作剧。

但那以后,我家卫生间的灯晚上就再也没有关过,直到今天。

想想也奇怪,家里就我爸、小弟(他又守孝了一段时间才回单位上班),还有我大妹。我小妹的儿子白天才过来的,再没有别人。这事怎么也解释不通,只能那样解释了。每次回去我们再提起,他们都嫌烦。但我还是有些怕,不敢睡妈妈生前曾一直住过的卧室。毕竟自己一直以来远离家乡,没有尽到一个孩子应尽的义务和。心虚吧!

记得我小妹家和我爸妈家刚好在这个城市的一东一西,我小妹家在西。我就总是坐公交从我爸家坐到终点站,下来穿过马路,进入南边绿化带的小径,顺着是河沿大概有六十米宽的绿化带,里面的草坪上有十几米高的松柏,高大挺拔,苍劲伟岸。还有一排排被修剪整齐,绿油油的万年青。各色叫不上名的花树等,走一会儿就到小妹家的小区后门了。进去第二排就是她家。我每次去都住她家,按说路已很熟了。

但上次去她家时天已黑,我下了大巴,就熟悉的往南面绿化带的小径走去,里面有不少锻炼的人在专心的锻炼。我一边走一边欣赏着夜幕下,被灯光照射着静默的绿荫和伸入天空孤寂的大树。也不由自主的边走边跟着锻炼的人扩胸运动着。心情很轻松,人也很悠闲!心里还在想,我妹妹怎么不出来锻炼呢!这么好的地方,有水有景的,空气又清新。

可走了很久都看不到小妹家熟悉的小区后门。我又原路返回,在绿化带里再仔细看看,就是找不到。我来来去去的在绿化带里找,还是找不到。越急就越找不到。折腾的很累了,想想还是给小妹打叫她来接。她也来来回回的找不到我。最后,她打叫我退回到下公交车的终点站。我退出绿化带,就见终点站。

看到脚下站的地方的确是在北面。我妹在马路那边一边打叫我站在那儿不要动,一边穿过马路过来,把我拉了过去。然后大笑着说:“走了多少次了还会搞错方向呀?”可我明明记得,我是到了终点站,下了大巴车再穿过马路,下到绿化带里去的。在绿化带里来来回回都没有出来过马路到另一边呀?公交车也是在终点站下完人,再往前开十几米停下来等十分钟,再拐到对面的起始站等五分钟后就发车,天天如此。可我怎么就在北面呢?

难道我从南面穿越到了北面?

在小妹的带路下,一会儿就到了她家小区后门,到了她家。

直到今天,我都觉得奇怪。所以,我再去小妹家时,在终点站下车,穿过马路,下到绿化带,走了一会儿,就见一中年妇女,焦躁不安的问我:“这是北面吗?”我愣了一下,想到我刚才的确是到了终点站下车,再穿过马路,下到绿化带的呀!这时,那妇女谦卑的说:“不好意思,我来来回回走了好几回了,可能是搞不清方向了,这已不是第一次了。”原来是这样啊!

我对她说:“这是南面!”并用手指给她北面的方向。

共 2 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有些奇异的事不好说,信则有,不信则无。祭祖,是民族传统。作品劝人及时行孝,莫待以后后悔。感谢赐稿。欣赏佳作。【:至简】

1楼文友: 10:02: 6 欢迎。期盼新作。 信手三两笔 勿失真性情

回复1楼文友: 15:15:10 谢谢鼓励和支持!祝福哦!

滨州专治白癜风医院
小孩拉肚子可以吃什么水果
厦门有治疗白癜风的医院吗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